既然杀意已决,杨震也不再废话,话音刚落,便心念一动,催动金蛟剪向着地藏王菩萨杀去。

半空中,地藏王菩萨也再次施展法诀,准备发动第二次进攻。只见地藏王菩萨全身金光大盛,层层佛光在他身外形成淡淡的佛印,围绕着他的身体奇妙的旋转,其耀眼的光芒在无数次的重叠中,慢慢描绘出一座金佛之像,巧妙的与他的本体重叠在一起。

砰!

无坚不摧的金蛟剪,在碰到地藏王菩萨周身的金佛时,竟然绞杀不动,撞击之后,向着一旁飞去。

不过若是仔细观察,还是可以轻易发现,在地藏王菩萨貌似平静的外表下,面色已经苍白了许多。看来地藏王菩萨虽然以秘法挡住了杨震的金蛟剪,但是所付出的代价,一定不会这么云淡风轻。

“好神通,只是不知你还能挡我几次?”对于地藏王菩萨的细微变化,杨震自然也留意到了,不过既然知道地藏王菩萨抵挡的辛苦,杨震也没有停下的必要,当下便催动金蛟剪,不定的向着地藏王菩萨发起进攻,消耗地藏王菩萨的法力。

静立在杨震一丈开外,地藏王菩萨沉声道:“贫僧心中有一件事情想问你,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说呢?”

淡淡的,杨震轻声道:“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,既然那样,又何必解释什么,或者多说什么呢?你心里的疑问我知道,但现在我不会回答你,可能过会我会自己说出来,也不一定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准备吧!我要出手了!”说完,地藏王菩萨全身金光耀眼,层层佛光夹着佛家至善至真之气,朝着杨震涌去。只见金光闪现,全身闪烁着淡淡青光的杨震,立时被一团金光笼罩。整个人完全被困在了原地。

感受着四周金光的禁锢之力,杨震心中了然,这一战终于要在此时结局。

地藏王菩萨与药师佛既然前来阻拦杨震,那么自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。药师佛的紫金血纹法宝。以及地藏王菩萨的这一招,都是禁锢别人行动的绝招,只要这两招有一招对杨震起了作用,那么阻拦杨震的计划自然也就成功了。

只是他们恐怕怎么也没有了得,杨震这一次不但杀意已决。出手无情,修为神通更是进步神速,与两千年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。

然而被困中的杨震却奇异一笑,开口道:“大师,你太自信了,刚刚既然已经见识到时间神通的奇妙之处,又何必非要去试探呢?”

杨震说完,全身光华一闪,整个人立时横移三丈,脱离了地藏王菩萨的禁制。

脱困后。杨震并没有急着进攻,而是看着漫天的金光全部收回到了地藏王菩萨的袈裟之中,随即微笑道:“看来这一次是一件袈裟法宝,不过在我的时间结界之中,你的攻击根本毫无效果。下一次,我可要全力出手了。”

说完,杨震腰板一挺,立直身体,反手就是一剑斩出,迎上了飞身而来的地藏王菩萨。

地藏王菩萨之所以可以抵挡金蛟剪那么多次的进攻。凭的就是他身上这件金红色的袈裟。这件袈裟不单单防御惊人,更有困人之功效,若是寻常修士,只怕措不及防之下。难免会着了地藏王菩萨的道。

只可惜他今天遇到的是杨震,这就注定了地藏王菩萨的下场。

杨震这一次出手,已然运用到了时间法则,面对杨震神出鬼没的身影,地藏王菩萨频频遭遇重击,若非地藏王菩萨还有袈裟护身。只怕早就身首异处了。

地藏王菩萨坐镇地府多年,渡化妖魔鬼怪无数,一身功德足够他成佛之用。只可惜地藏王菩萨所发之誓言,注定难以完成,所以地藏王菩萨便利用功德,炼制了这件防御法宝天澜袈裟。

这天澜袈裟虽然不入先天,但却属于后天功德法宝,论其威力,恐怕要比尚未进阶之前的金蛟剪还要厉害。怪不得地藏王菩萨敢只凭三人之力就来阻拦杨震,原来是有所凭仗。

只是如今使来,这件防御法宝虽然无法助其获胜,但却也可使其立于不败之地。

数百回合交手后,地藏王菩萨周身光华急剧波动。与杨震全力相拼数百回合,地藏王菩萨被震得摇晃落地,显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。

“阿弥陀佛!”

一声佛号,凭空响起。一直注视着地藏王菩萨的杨震也不禁收回目光,望向天际。

而与此同时,地藏王菩萨也抬头望向天边,原本绷紧的面孔,似乎是有些缓和,但随即便露出了一丝奇异之色。

随后,只见半空中一道流光划破天际,眨眼间就出现在阴山上空,随即消失无影。

而就在流光消失的同一时刻,杨震上空突然传来一声异响,随即一道赤色玄光,猛然冲天而降攻向杨震。

这突如其来的一击,并没有让杨震有何震惊,只是右手一挥,青冥剑迎天而上,一道青色剑芒发出,便轻易的击破了那道赤色玄光。随后杨震更是攻势不改,找到那人的身影后,青冥剑玄真人也是大喝一身,玉清剑诀夹着耀眼的玄青色剑芒,劈斩而上,狠狠的对上了那金色的身影。

“原来是你!”看清楚来人后,杨震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异色,随后化为嘲讽,不屑道:“怎么?功德佛,你是来接应还是来助拳的?”

“徒儿……”

功德佛话音刚起,杨震便冷声喝道:“闭嘴,我的师傅是唐三藏,而你是功德佛,金蝉子。虽然你们共同拥有一个肉身,但却并不是同一个人。你若有话,直说便是,但若是乱攀关系,说不得今日便与你分个生死。”

功德佛闻言并未动怒,而是微笑着说道:“杨施主,早在封神一战之后,东方道门便大势已去。而以你的修为,只要皈依我佛,地位必然要高于你在道门中的地位。而且当年你之所以离开佛门,也只是因为与燃灯古佛有些误会而已,但如今燃灯古佛已然圆寂,你又何须执着。如今悟空以修得正果,你何必执迷不悟呢!”

“原来是来做说客的,只可惜,我意已决,不会更改,你也不必浪费口舌了!”杨震喝道。(。)